花间语虽然只有十六岁,但已经育得很好了,不过在梵希岚面前,还是得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楚夜用两团黄泥填充胸口,做好一切准备之后,他问罗天“现在看不看得出什么端倪来?”

    罗天评论道“从外表来看倒是没什么问题,只是你这声音,太粗犷了吧?”

    楚夜黑着脸道“没办法,我能模仿男人的声音,可女人的声音太细,怎么也学不像!”

    “那你一开口不就暴露了?”

    “只能不说话了呗!”

    罗天黯然摇头“你可一定得小心了,自己遭殃不要紧,可千万别害死我!”

    因为灵泉没有罗天的份,所以对这个行动,他一直都是不支持的。

    楚夜假扮成梵希岚后,离开石塔,又等了一小时才悄悄出门。

    天衍宗领地内,夜晚并没有什么人巡逻,因为他们认为,没有谁那么大胆会来找他们的麻烦。

    楚夜走了一段路,也自信了许多,不再遮遮掩掩,迈出坚毅的步伐。

    这里很大,宫殿楼阁众多,楚夜不知道灵泉在什么地方,所以只能慢慢寻找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花间语拖住了梵希岚,与她长谈,在请教一些修行事宜。

    天色虽暗,但路旁都不少的灯笼,楚夜的身影被拉得很长。

    领地内很少有人巡逻,但并不代表没有,楚夜饶过几条长廊,就现了四个巡逻弟子。

    他心中有点紧张,但并不慌乱,径直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四个巡逻弟子让开路,站定后朝他行礼“师姐好!”

    他们都低垂着头,等楚夜走过,才小声议论着“师姐入夜之后是很少出门的,今天真是稀奇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……师姐不是在和妖神宫那个少主夜谈吗,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都过去一个小时了,说不定他们已经谈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怎么觉得,师姐今天怪怪的?”

    “哪里怪了,还不是一如既往的不拿正眼看我们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同为天衍宗的弟子,师姐却是掌门爱徒,是遥不可及的存在,要不是师姐因为顶撞了三长老被惩罚来这里,我们估计都见不到她的真容!”

    “不得不说,师姐是真好看,不愧为咱们天衍宗第一美女!”

    “算了别说了,咱们这辈子都攀不上师姐的。”

    “攀不上,难道还不能想想啊,真是的!”

    “可以想,但别说了,要是被师姐听到,咱们可就惨了!”

    “快走快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们之间的谈话,楚夜只听到了一部分,顿时松了口气,幸亏他们自我否定了,否则自己这个冒牌货指定暴露。

    也亏得是梵希岚地位高,楚夜表现的高冷,一言不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。

    楚夜继续寻找,途中又遇见了一些弟子,但都有惊无险的糊弄过去了,就算有人觉得师姐今天不对劲,也没人敢跟上去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他整整找了一个小时,却始终没有现灵泉所在,来到一处花园,楚夜坐在一处亭子里,浑身都不自在。

    扮女装,的确别扭。

    “这灵泉到底在哪里,藏着这么严密吗?”楚夜眉头紧皱,越耽搁下去,就越容易暴露。

    “唉,要是能说话就好了,可以让人带我去灵泉!”

    楚夜叹息一声,显得很郁闷。

    在天衍宗的领地,必须小心翼翼,容不得半点马虎,一旦出了什么差池,他们的处境将十分危险。

    休息片刻之后,他继续寻找,走着走着,却忽而走到了梵希岚所住的阁楼附近,他整个人都是一愣,立刻回头。

    他可不能在梵希岚住所附近逗留!

    刚走出没几步,楚夜就听见身后有人在说话,他立刻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里是梵希岚的住所,附近的弟子,肯定都知道梵希岚还在跟花间语夜谈,要是现了楚夜,肯定会识破!

    那两个弟子没有任何警觉,边走边说“不就是妖神宫少主吗,师姐居然还让我们打一桶灵泉去给她煮茶,咱天衍宗,有必要这么巴结她吗?”

    “巴结倒说不上,一桶灵泉而已,那花间语毕竟是妖神宫少主,将来的妖后,师姐若能与她交好,对于今后她争夺掌教之位,也是有帮助的。”

    “以师姐的天赋,将来前途无量,的确有争夺掌教之位的资本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有点难,咱们天衍宗,已经几千人没有出过女掌教了,我倒是觉得,涂师兄更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涂师兄不是三长老的弟子吗?”

    “那跟是谁的弟子无关,咱们天衍宗的掌教,向来是能者居之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总之不管掌教是谁,咱们都只能是小小外门弟子,连内门都进不了,管那么多呢!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赶紧给师姐打灵泉去吧,要是慢了咱又得挨骂了!”

    两人不由加快了步伐,暗中的楚夜却是眼前一亮,悄然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经过廊腰缦回,他终于来到了一处小型宫殿,门口有四人把手,那两人上前后,抱拳道“几位师兄,梵师姐吩咐我们过来打一桶灵泉给妖神宫少主煮茶。”

    随后,那四人便打开了宫殿的门,不多时,那两个弟子便抬着一个木桶出来,返回梵希岚的住处。

    楚夜在暗中看着一切,不由惊讶道“不愧为天衍宗,居然特意在灵泉上修了一座宫殿,难怪我找不到!”

    他又在暗中呆了二十分钟左右,才现身,缓步走到殿宇门口,四个弟子即刻抱拳行礼“师姐!”

    楚夜装出一副高冷的样子,也不说话,走过去便直接推开了大门,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,然后关上门。

    这时,守门弟子嘀咕道“师姐不是已经吩咐人来了吗,怎么还亲自跑一趟?”

    “嘘,噤声,别被师姐听见了,难道师姐为什么过来还得跟咱说一声啊!”

    他们不敢在议论,毕竟'师姐'就在殿内,很容易听到他们说话。

    楚夜走进宫殿之后,现里面空荡荡的,中央一口诺大的灵泉,周围立着一根根石柱子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有二亩地大的灵泉,楚夜略显激动,这是他见过的最大的灵泉了,那些二三流宗门的灵泉,最大的也只有这口灵泉的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而且,这口灵泉还很深,有五六米,如此多的灵泉,足够填满石塔内的水塘了!

    楚夜抓紧时间,跳进灵泉之中,快的转移灵泉。

    石塔内,罗天站在水塘旁,看出楚夜进进出出,水塘的水位不断上涨。

    他有些惊讶“看样子天衍宗的这口灵泉很大啊!”

    楚夜足足用了半小时,才把这口灵泉几乎全部转移到石塔水塘,水塘里的灵泉,甚至已经出了石板一米多。

    殿内的灵泉还有剩余,不过已经只有很少一部分了,水位线下降了三米多。

    这期间,没人敢进来看他在干什么,毕竟他现在的身份是梵希岚。

    成功之后,楚夜才淡定的打开殿宇大门,缓步离开,至始至终一言不。

    那守门弟子关上了门,这才敢随意的议论。

    “师姐平日都不怎么来这里,今天倒是奇怪了,居然一个人在里面呆了半个小时!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师姐跳进灵泉修行了?”

    “师姐已经是金丹修者,灵泉对于她的修行,已经没什么帮助了,再说了,这灵泉不但可以浇灌植被,一部分也会被运回宗门,不少长老都喜欢用灵泉水煮饭泡茶,即便是梵师姐,也不敢跳进灵泉修行吧,要是长老们知道自己用师姐的洗澡水煮饭喝茶,那即便师姐是掌门的爱徒,长老们也绝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奇了怪了!”

    “话说回来,我也见过师姐几面,今天我总感觉师姐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楚夜假扮成梵希岚,虽然样貌很像,可气质却装不出来。

    直等到楚夜一脚返回了客房,那几个把手灵泉的人才越想越不对劲“不行,咱们得进去看看,我心里总是很不安!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还不相信梵师姐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相信,看一眼我才能心安!”

    一弟子推门而入,进去之后,看着已经快被盗完了的灵泉,顿时吓得汗如雨下,灵泉失窃,他们是会遭到重罚的!

    “不好了不好了!”

    他慌忙跑了出去,有人问“怎么了,你见鬼了?”

    “比见鬼了还可怕,灵泉失窃了!”

    闻言,几人都惊慌无比,纷纷冲进去,看着少了三分之二的灵泉,一个个的,呼吸都变得苦难了。

    “完了完了,灵泉失窃,咱们要倒大霉了!”

    “快,快去禀告师姐!”

    “师姐知道了,咱们就死定了啊!”

    “可这件事始终会被现的,咱们要是隐瞒不报,会死的更惨!”

    “现在禀告师姐,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,你们守在这里,我去找师姐!”

    说话之人以最快的度朝着梵希岚的住所狂奔而去,不敢有半点耽搁!

    “咚咚咚……”伴随着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梵希岚的屋外传来一阵慌忙的声音,“梵师姐,大事不好了!”

    梵希岚正和花间语聊得高兴,被人打断后,顿时不悦道“何事如此惊慌?”

    “师姐,咱们的灵泉失窃,被人……被人盗走了一大半!”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