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仙庭封道传 > 第五十三章 寂静地室,幽蓝水池
    暗道之内。

    苏庭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他发觉前方并不是尽头,道路往前还能继续行走,但是在这里,左侧却出现了幽蓝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他走近前来,看向左侧,只见前方是一汪池水,池水呈幽蓝之色,光芒幽暗而深邃。

    苏庭未有妄动,站在这里,细看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左壁通道,孙家凿出来的?”

    苏庭心中兴起明悟。

    前方的暗道,还在往前不断延伸,不知通往何处。

    但他心中隐约猜测,这是障眼法,用来迷惑。

    暗道的前方,多半是四通八达,然后弯道众多,互通成圈,便足以让人如同闯入迷宫一样,迷失当中。

    而孙家能够从这绵长的暗道中,找到暗藏空室的这一面墙壁,也不知是花费了多少时日与精力。

    孙家之中没有修行中人,可想而知,在这阴暗的通道当中,必定是前期经历了一无所获的挫折。但孙家锲而不舍,终于还是找到了暗道左边的空室,接着凿穿了这一面墙壁,进入了其中。

    “里边有什么?”

    苏庭心中带着几分谨慎,毕竟孙家的人曾经来过,难免留下陷阱。

    他一手握住了五行甲,一手按在左侧心房,体内真气运转,经过心脏,缓缓流转至舌尖。

    而他舌尖已然架在上下牙齿之间,若是突然生变,他便会咬破舌尖,血溅五行甲,化成力士。

    虽然此法损耗道行,不可擅用,但总比丢了命好。

    前方毕竟未知,谨慎为上。

    他带着谨慎,走过了这面墙壁,来到了暗室中。

    暗室之内,有着许多残存的痕迹,但并没有什么埋伏。

    这里满是孙家之人留下的痕迹,如凌乱的脚印,如熄灭火堆,如锄头铁铲之类。

    “从周边痕迹来看,孙家凿穿这墙壁的时候,不足一年。”

    “从这里残存的痕迹来看,孙家的人彻底搬走,也未足一月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也是,店铺已经被我收回,孙家的人若是留下,过两日多半也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苏庭又想起此前的种种听闻,心中暗道“都说孙家早些年有族人住入这里,让大家以为孙家是买这店铺来当宅院的,但后来孙家的人撤走了……现在看来,多半是转明为暗,表面空了,暗地里却在这密道中,作了不知多久的苦功,花费了不知多少的精力。”

    可是孙家也没能想到,这店铺终究是被苏庭这么一个看似软弱可欺的少年,这般夺回去了。

    孙家甚至也没想到,苏庭不仅夺回了店铺,还能勘破这青龙盘水局。

    外边的布置,是在苏庭夺回店铺之前,匆忙布置,有意瞒过苏庭的眼睛。

    可在这暗道里边,想必是在匆忙间,没有功夫重新封上了。

    “倒真是多亏了他孙家,否则我自己在没有线索的情况下,莫说找到这座空室,就算是从暗道中退出去,也要费一番手脚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孙家梦寐以求,却没能带走的机缘,又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空室之中,光芒幽蓝。

    这里静谧得可怕。

    孙家曾在这里生火,照亮周边,一是照明,二是壮胆。

    但苏庭夜能视物,也就免了照明。

    只不过,幽蓝的光泽,确有几分幽暗,仿佛有一种无形的气息,渗入体内,透入心中,令人为之心悸惶然,不甚舒服。

    隐约之间,如同万千刀剑的寒芒一般。

    “机缘在哪儿?”

    苏庭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都走到了这个地步,总不至于还是空手而归吧?

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空手而归反而显得正常些。

    想那孙家势大,不知花费了多少精力财力,才找到了房中的暗道……更动用了多少人力物力以及时间,才找到了这座空室。

    他机缘巧合,知道阵图,又有孙家探路,能顺利来到这里,已经算是颇为难得的了。

    这般想着,心态倒是缓和不少,也少了两分急切。

    但既然来了,自然也要好生观看一番。

    他绕着这里,走了一遭,周边壁上,不见任何机关布置,也不见什么风水格局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,机缘所在,便是存于那一汪蓝色池水当中了。

    这也在苏庭意料之内,毕竟这座空室里,就属这一汪幽蓝色的池水,最为醒目。

    只不过,苏庭感知敏锐,只觉那池水仿佛充满了锐气,仿佛万千刀剑林立,下意识便想远离。

    心有悸动,他也就先在周边查看一番,且看是否有什么机关暗道,是否有什么其他变化,避免被苏家祖辈人物瞒骗过去。

    万一这池水也是障眼法,甚至陷阱,岂非不妙?

    “真在这儿啊?”

    苏庭皱着眉头,他缓缓朝着池边而去。

    每走一步,就像是往竖立着刀剑的陷阱走近一步,更如同往悬崖边上行走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让人感到十分惊悸。

    常人或许感受不深,只觉锋锐扑面而来,有些不大喜欢近前。但他真气加身,入得修道门,便感受得极为清楚。

    这跟他进入衙门之时,十分相似,但衙门只是压力沉重,而这里却是锋锐逼人。

    “衙门是朝廷的象征,是这座浩大国度的气运体现,而这区区一汪池水,又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他带着这样的疑惑,强行压下了心中的惊悸,站到了池水边上。

    “中国古代,有一种鬼火,呈蓝绿色,后来证实是磷火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这蓝色的池水,又是什么水?鬼水?癸水?”

    “这水之中蕴藏着什么物质?或者是被什么蓝色的物事所映照,让清水显得蓝色?”

    幽蓝色的池水,仿佛蓝宝石一样的光泽,颇为美幻。

    在这一瞬间,苏庭甚至怀疑,这其实是一汪清水,而底下或许充满了蓝色的宝石。

    这样的念头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他看着池水,紧皱眉头。

    这里没有风,水里没有鱼。

    幽蓝色的池水,如同镜面一般。

    他目光一凝,陡然看见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水里有字?”

    “不,是水面上有字!”

    苏庭陡然一震,旋即大喜。

    他凝目看去,细看这些文字。

    然而过了片刻,他脸上的喜色笑容,逐渐僵硬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他作为精通古文字的人物,居然看不懂这些文字。

    “这叫什么鬼字?”

    苏庭呆了半晌。

    他上辈子熟知古文字,虽然没有太过于杰出的贡献与名声,但积累着实深厚。但凡与他相识的,都把他当作是当世杰出的古汉语学家。

    所谓古汉语,指的便是前世所在,古中国数千年里,历朝历代的各种文字,而非特指某一朝代。

    他放在前世,那五千年岁月,历朝历代,各种文字,不说全部精通,好歹也熟知一二。

    可放在这里,他看着这些文字,不禁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苏某人居然在我最擅长的领域里懵逼了?”

    苏庭摸了摸脸,只觉满脸僵硬,心中第一次充满了挫败感。

    他心中满是无奈,叹息了好几声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他忽然觉得古怪。

    “等等,有点儿不对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