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玄幻小说 > 法师维迦 > 第五百一十九章:永恒之誓
    象征誓约的戒指散发璀璨的光芒。

    在教皇和奥卡索斯的见证下,维迦以诸神的名义,向希雅说出永恒的誓言。

    当听到维迦的誓言,希雅幸福的险些晕倒过去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单纯的少女来说,再没有什么比和心上人结婚更加幸福的事情了,如果这一份幸福需要付出王朝的万里江山的话,那么希雅必定会毫不犹豫的拱手相让。

    因为对于希雅来说。

    权利和金钱并不是她想要追求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出于对希雅的疼爱,还是没来得及培养希雅,圣罗兰十八世并没有将光复王朝的重任押在孙女希雅的肩上,否则现在恐怕又是另一幅光景。

    看到希雅露出单纯的表情,维迦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对于维迦来说,誓言实在一种最便利的工具,这结婚的誓言当然也是脱口而出,他本人并不敢寄托太多的情感在里面,因为现在的维迦不敢留下羁绊。

    羁绊越多,弱点也就越多。

    在维迦的理解里,真正至高无上的王,真正无敌的王,那必定是孤独的王。

    正因为没有朋友,没有亲人,也没有妻子和孩子,所以除了自身之外,周身几乎没有任何弱点,作为一个小人物想要站在权利的巅峰,过上真正安逸的生活,都必须有舍有得。

    什么都不想舍弃,却又什么都想得到?

    如此贪得无厌的性格,确实很符合现代小说主角的设定。

    可惜维迦从来不曾自信自己的身上拥有着主角光环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而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也恰恰证明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怕什么来什么。

    当接受神明赐福的誓约之戒戴在两人的无名指上……

    当维迦向希雅发下永恒的誓言……

    当信奉大地母神的教皇在‘神眷之日’宣布结婚仪式的完成……

    在这布满沧桑,历经万年而不朽的仪式台上,维迦感受到了一种“血脉相连”——

    和希雅的血脉相连。

    冥冥之中,他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被加强数十倍,而且和希雅命运相连。

    似乎……

    不!维迦的第六感告诉他这里可以用‘肯定’这个词语来形容。

    没错,当看到自己和希雅原本白稚的右手手背,忽然出现神圣王朝国花‘三色堇’图案的时候,维迦就肯定自己的第六感没错,他和希雅的命运似乎在他起誓的那一刻就紧紧捆绑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。

    希雅一死,他的生命力也将油尽灯枯。

    也直到这一刻,维迦终于明白为何神圣王朝在历史上敢放任亲王参政,并且行使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特权,原来从成婚起誓的那一刻起,两人的命运便紧紧相连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是全无好处。

    至少维迦在和希雅订立契约之后,已经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如果这种玄之又玄的感觉确实没有错的话,维迦感觉自己至少还有500个年头可活。

    也是在发现这一点后,维迦想起了在帝国图书馆看到的一本传说。

    传说中记载,神圣王朝是上古精灵族之后,而精灵族以悠长的生命闻名于世,遗憾的是平民们几乎不再具备上古精灵族的血统,唯一还保留的一点特征就是那微不可察的尖耳。

    不过贵族们却保留了一定的血统。

    而贵族之中的贵族,皇室成员则保留了上古精灵族大概5的血统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仅仅只是现代人编着的传说,不管是维迦也好还是王朝臣民也罢,都不会选择相信这样的谣言,上古文明并没有得到传承,昔日的荣耀早已如昨日黄花。

    但是维迦深深记得传说的最后一章。

    这一章中记载着上古时期,精灵族以母系为尊,国王厉来是由女性担任,传说的编着者个人推测现在王朝皇室的精灵血脉稀薄,已经无法诞生女性,除非哪一代发生返祖现象。

    一旦哪一代的皇室诞下女婴。

    等到女婴成年之际,将默认成为神圣王朝的女王,这一个传统无据可考,却深入人心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个传说,维迦已经信了三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维迦对自己和希雅的命运绑在一起这一点深信不疑,在往后的日子里,他确实要如誓言中所说的守护希雅的未来。

    这让维迦相当头疼。

    因为这意味着,希雅已经不再是一颗棋子,而是成为他身上一个致命的弱点。

    维迦不喜欢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你要说他胆小也好,自卑也罢。

    他确实认为自己的能力,并没有强大到可以保护希雅的程度。

    别的暂且不提,一个星位魔法师就不是他所能够招架的,星位魔法师究竟拥有怎样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,在今天已经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一个被废掉的卡罗尔,愣是被强行提高到足以比肩星位职业的程度。

    单从这一点,就可以看出星位法师究竟拥有怎样的底蕴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果然不能乱发誓。

    维迦已经醒悟过来,连穿越和魔法这么不靠谱的事情都能发生,那么誓言照进现实又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呢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抱怨也没用。

    往后的日子,看来必须连希雅的安全一同考虑进去。

    维迦将这个事情排在第一序列,然后在当天宣布搬进了皇宫之中,和住到了一起。至于其中的事情就不用多言了,反正第二天当朝阳升起之际,维迦还被熟睡的希雅拥在怀中。

    当清晨醒来。

    维迦发现就算没有命运的羁绊,也无法再将希雅当做一枚棋子来看待。

    这是维迦禁欲至今的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对于他这个不管前世今生都是处男的人来说,实在无法无视一夜夫妻百夜恩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重重叹了口气,因为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醒过来的希雅,维迦最终选择不叫醒希雅,而是小心翼翼的逃离房间,准备去研究研究昨天收获到的那只手臂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维迦来到了原府邸的密室中,他想要的那根手臂赫然摆放在那里。

    这是一支犹如干尸般的手臂。

    但是手臂上铭刻着无数的符文,这些符文和符文页上的符文相差无几,维迦再次靠近这支手臂,能够明显的感受到牢不可破的瓶颈有些松动。

    维迦对手臂露出了疑惑的眼神。

    然而维迦并不知道是,他的护卫看向他的目光更加疑惑。

    新婚之后,不和新娘培养感情,反而到这里对着一支丑陋的手臂发呆,这一举动让在场的守卫情不自禁后背一阵恶寒。

    。